小说代理:什么是好小说的标准

我以为,小说的眼界应该表现在:一是要高屋建瓴。作家站位要高,犹如站在高山之巅,鸟瞰天下,视野广阔,志存高远,大有“一览众山小”之感。二是要表达大气。对小说主题把握全面,游刃有余。有着一种强大的气势,不做作,不纠缠,叙述流畅,情节顺畅,即“一吐为快”的通透感。三是要以小见大。小说是讲故事,故事的韵味在于,有滋味、能回味,能给读者一个思考空间。譬如说,大家都知道,码头的功能就是停泊船。如果我们在写码头故事时,眼睛只是盯着码头上的石阶,是写不出趣味的。若把码头、流水、人流、文明这些词语放在一起考虑,架构起一种“静与动”的关系,把来往的人流与不动的码头进行关照,把外来文明与本土风俗进行融合。如此一来,码头的故事就开阔,场面变大了,内涵丰富了。这就是一种作家眼界。

诚然,眼界源于站位。作家的站位层次,决定了作家的眼界。可见,作家的创作准备应该尽量充分一些,尽量站位高一些。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着力向读者展示自然的崇高与伟大,展示文化的古老与雄浑,从而提升了小说的眼界。

第三点:好小说的标准是多样的。

好小说应该好看,即那种让人一口气读下去的感觉,给读者一种如饥似渴的快感。因为只有人家爱看你的小说,才有可能接受你所要传递的信息,感受你的小说艺术和小说价值。

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在忙碌之余,读小说既是一种精神需要,也是为了缓解疲劳,当然希望读一些好看的小说。也就是一些通俗的、传奇的,不必太费脑筋。这是当今武打小说、言情小说和科幻小说走俏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以为,好看是小说一个标准,但不能说是小说的唯一标准。因为,小说作为一种艺术化的生活表达,需要有一些沉重的东西,需要给读者提供一些值得思考的东西。否则,我们的小说创作就会衰退。

我在创作长篇小说《传世古》时,一直以为这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在创作过程中,我曾多次对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文学编辑讲:“我手头的这部长篇很好看的。”完稿后,我立即寄给了他。一个星期后,这位编辑打来电话:“这小说不是你说的那么好看啊……”我一听急了:“怎么不好看?”对方说:“看得我直想打瞌睡。”就在我蔫着头等待出版社退稿时,突然有一天,这位编辑老兄又打来电话:“你的小说已经通过了,被列为重点书目出版,祝贺你!”我说:“你不是说不好看么?”对方哈哈一笑:“不好看,不等于就不是好小说嘛。”

我有些犯糊涂了,到底怎么样的小说才是好小说呢?好看的小说与好小说有着共同的标准么?我觉得《传世古》被看中,也许是小说的文化性和历史厚重感,打动了责任编辑和出版社的审稿人员。这样说来,好小说的标准应该是多样的,决不仅仅是好看。

《传世古》出版后,很多朋友问我:是不是写的你自己家的事啊?我摇头说:绝对不是。朋友说,我感觉是。这让我又联想到了“好看的小说”这个命题。小说首先要有故事,然后才是如何叙述故事。由于小说故事靠人物呈现,而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们就很容易将小说里的故事与我们真实生活搅和在一起。我想,如果你写的小说,真真假假,让人分不清是编故事还是真实生活时,这样的小说应该是好看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