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柴火,即是人间烟火

  在这几年间,国家的政策好,我们的生活是日渐好起来了。

  当初为了孩子去学校方便,我们从山村到小镇租房子住,一租就是几年。

  那段日子挺不容易,从家里运柴去烧火做饭,烧水洗澡什么的。

  那时妈妈亲自驻扎在镇里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那时是有一台电饭锅的,但偏偏我妈妈是一个文盲,连电饭锅也不会用。

  明明就是按几个按钮,但她也不会。虽然她不会,但是她不懊丧,她说她用柴火烧饭。

  我还是不死心,耐着性子教她怎么用,说会用了之后很省事,按几下按钮就可以坐享其成。

  但没办法,我妈妈头脑不灵通,教不会。幸好,柴火做饭,妈妈倒是做得相当顺手。

  妈妈用柴火做的饭,从不会糊锅,更不会夹生,反正,每一锅饭都煲得软硬适中,喷香爽口,令人吃过返寻味。

  我不再勉强妈妈用电饭锅。虽然那里的灶头并不见得高档大气,而仅仅是简易的灶头而已。

  妈妈在那里为孩子们烧饭、烧水、洗衣服,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后来生活好了一点,我买了一台灶头。这种灶头全是用锡片焊接的,灶体里面可以装水,当把锅里的饭烧好,再烧一锅水,灶体里的水也滚了。

  这样,就省了很多柴火。所以,这种灶在本地也叫“省柴灶”。

  至于这个灶,妈妈倒是可以接受。操作和之前的简易灶没有两样。

  也的确方便、省柴了不少。

  妈妈一有多余的工夫,就把柴劈得拇指一般大,垒到一角,收拾得整整齐齐。有的叫松,专门做引火的,妈妈收集了很多块,专门备在一条蛇皮袋里。有的,已经劈成了小薄片,一点就可以引燃。

  妈妈专心地照顾着三个孩子,似乎有忙不完的活。

  在这样不停歇的忙碌中,妈妈感到满足和快乐。因为,我看见妈妈在干活的时候,都在哼着自编的歌儿。

  

  终于,我们也建好了自己的房子。好不容易装修了,也购置了各种各样的电器。

  做饭的有电饭锅,洗衣的有洗衣机,洗澡的有所谓的空气能电热水器。用的水,更加不用操心,楼顶上的水塔要是没有水了,抽水机会自动抽满。

  为了妈妈会用电饭锅,我买了最简单的那种。这种合上盖,再按一个键就可以。不像以前那种要按两三个按键。

  洗衣机,也是按一个键就行。洗澡用的热水,也不外像开水龙头那样,一扭,就有热水。

  生活变得非常轻松、方便和简单。我妈妈这么笨的人也能过上这种方便简单的生活了。

  ……

  但是妈妈却变了,变得无所事事、无聊透顶,整天忧心忡忡的样子,时不时就抹眼泪……

  有时,妈妈就坐在门口发呆。

  看到妈妈这样,我不知所措。

  妈妈以前勤劳、快乐、满足,现在生活好了,却落落寡欢、心情不好。

  我问妈妈怎么了,妈妈抹一把脸,说有时会想到去世多年的爸爸……

  

  有一天,妈妈居然扛了一把柴回来。

  她说是在路边看到的,别人修剪树木落下的,不要可惜了,多好的一把柴啊!

  妈妈说这一把柴至少可以烧三十锅饭,十大锅热水。

  我说,妈妈这些柴没有那么耐用吧?

  妈妈兴奋地说我烧了一辈子柴火,难道看不出来?

  妈妈要求我把那个省柴灶安装回来。

  我说不烧柴火了,这么漂亮的厨房,放入那个省柴灶,太突兀难看了。

  妈妈说:“我就想烧回柴火。”

  看到妈妈眼神放光,我很难再反对,就决定把省柴灶安装回来。

  ……

  从此,妈妈又用起了省柴灶,她每天拾柴、烧水、煲粥,忙得不亦乐乎。

  天气冷了,妈妈的灶里总装着热水。妈妈打开锅盖,热气冒出来,人心里就会发暖。

  妈妈打了两瓢,放在手桶里,说:“洗洗手,洗把脸吧,会暖很多的!”

  我洗了,果然,浑身生暖!接着,妈妈又在锅里加满水,又烧起了火。火未将起之时 ,烟从锅沿洇出来,有一点儿呛鼻的意思。

  不过我忽然感到很亲切,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这种烟火的味道了!

  ……

  妈妈又变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发呆或者暗自神伤。妈妈似乎在收拾柴火和烧水做饭之间又得到了乐趣,每每又能听到她在哼着自编的歌儿在烧火……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