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抗疫小小说丨更名“疫”闻

  腊月三十日早晨八时,我与女儿正在张贴对联、窗花、悬挂灯笼之时,儿子从部队来电话说与媳妇即将启程回家过年,我与老婆、女儿真是乐得个喜出望外……

  当时,有关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的事,只从电视上看到武汉已经发生交叉感染,致使好多医护人员也住院救治的消息,我们这个小县城也只是在预防传染这个层面上,人们只想着团团圆圆过大年,热热闹闹迎新春的事……

  十点左右,我们驱车回到玉都塬上坟烧纸,十二点返回时,飘飘洒洒的雪花像天女散花飞舞在车子的风挡玻璃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看见道路两边的果园里,像洒上了一层白茫茫的薄雾飞速向车后退去……十来分钟我们就如愿回家了。

  走进家门,两双拖鞋、一包3M9021 型口罩、一瓶84消毒液、两瓶医用酒精喷雾剂已摆在了门口鞋柜上面,老婆严肃地发号施令,进门必须先换拖鞋、并用酒精消毒洗手、再要出门必须戴口罩,如无重要事情,谁也不许出门,好好宅家。

  我们感到既突然,又惊诧,这疫情在武汉、在湖北蔓延,离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何不相干呢?这在医院干了一辈子护师,退休了也不“贤惠”,神秘兮兮,死治司马懿,就是个尽信书。

  “谁不愿照做,谁就出去,别在这个家待,一点医学预防知识都没有,还在政府机关上班……还是个中学生……从今开始,家庭实行分工负责制,上班的不能干涉内政,负责养病与文学创作;上学的负责把寒假作业按计划当天的必须按时完成;本人虽已退休在家,负责购买生活用品,厨房内务、家庭消毒、环境卫生等日常工作……”如此这般,本人虽心中大为不悦,但也只得遵命照办。

  但进入青少年心理逆反期的女儿,可没有那么好说话,不但执拗不做,而且还振振有词,一是口罩同学都没戴,二是进门洗手消毒换拖鞋,三是不许外出、不许与外人接触,那寒假作业怎么办?有的还需与对门、楼下的同学交流商量,才能完成。我看这都是闲得没事干,在家胡折腾,何必多此一举,掩耳盗铃、画饼充饥,礼规太多,成天尽把这医院的规矩,搬到家里来用了。县上融媒体中心节目也没要求现在这样干,学校班级群都没说这么做?咱为啥要“瞎子点灯——白费油呢?”你又不是“纪委书记”循规蹈矩,还一套一套的,一阵几个必须,一阵几个不准,还烦不烦?

  为了缓解忐忑不堪氛围,我和颜悦色地劝导女儿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或许你妈是“自作多情”,但这都是为了咱家平安幸福么,只有家庭安全,国家才能平安,这么大国家如果人人不努力,家家不预防,那才是国家之祸患啊?此时,女儿虽如梦初醒,茅塞顿开,但还是极不情愿、牵强附会的说:对!对!对!还是老爸深明大意,稀泥抹光墙,里不伤外不损,咱就共同按照家里“纪委书记”“闲事主任”的要求照办不误吧!

  再说,下午十七时三十分,儿子经过长途奔波与媳妇驱车八个小时从外地平安回家了。我们三人下楼帮助提东西时,儿子与媳妇全部戴着N95型口罩,提着为家里购买的口罩、酒精、消毒液等防疫必用品,还劝告我们马虎大意、防患意识不强,下楼不戴口罩危险等防控常识。

  晚上,我们合家团圆,一边吃着年夜饭,一边欣赏着中央台的春晚节目,正在女儿津津有味地向哥哥和嫂子讲述老妈“纪委书记”、“闲事主任”家庭新闻轶事故事时,儿子手机响了,电话是部队传达的归队命令 ,让其在三天内立即归队,不得有误。

  第二天是庚子年大年初一,中央台播出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疫情防控的重要新闻,儿子部队、媳妇单位纷纷电话催促返岗上班,这下全国形势严峻,各地岂能怠慢,一夜之间全国疫情防控进入一级响应状态。初二天公不作美,县城雪花飘飘,气温骤降,福(州)——银(川)高速临时封闭,儿子与媳妇未能成行…… 听说县城口罩、酒精、84消毒液各个药店已宣告无货,好多人挤进药店,也只能空手而归,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初三一大早,儿子与媳妇心急如焚要返岗上班,临上车之际, 共同称赞妈妈是个称职的家庭“纪委书记”、是个难得的“闲事主任”。并慎重地告诫妹妹一些无奈的道理:

  “每一个百毒不侵的人,曾经都有过伤痕累累;

  每一个笑看风云的人,过去都有过千疮百孔。

  每一个独立坚强的人,曾经也有无依无靠的时候;

  每一个看淡情爱的人,曾经也至死不渝的深爱过!

  能让我们哭的人,都是我们最在乎的人。

  能让我们伤心欲绝的,都是我们最珍惜的情。

  人伤过,才能成长,心伤过,才变坚强。”

  大年初四,全县城乡一级一级封村封路封小区,社区工作人员逐楼逐单元逐户排查疫区返乡人员,高速公路出入口都设立了疫情检查站,严格按要求登记、测体温、消毒,外地车辆不准进出通行了……

  随着形势的不断变化和疫情的日益严重,我与女儿一致通过把家里的“纪委书记”“闲事主任”名字无条件的更名为“贤妻良母”了,当儿子与媳妇知道给妈妈更名的消息后说:“我俩认为早都应该这样做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